12/26 Wed. 2018, Day 4 (cont.2)

Walking tour 永不厭倦,晚上再接再厲參加 Bohemian Quarter 徒步行程體驗老城區夜間魅力。

導覽再遇臭臉小妹,緣牽千里,一行人走過 Republic Square 一帶車水馬龍後瞬間來到宛如穿越時空的

Bohemian Quarter 老社區,顧名思義其波希米亞 rocker 精神深受藝術家與年輕嬉皮歡迎,

以 Skadarlija 街為主向兩旁分枝的大街小巷餐館、酒吧、藝廊林立,腳下的鋪石道路則展示倖存不多的

現代都會舊時光,與一路向北直延伸到多瑙河岸邊的 Dorćol 區域合起來即是 Belgrade 最復古懷舊的

觀光熱點之一,夜生活尤其精彩。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地標 Serbia 藝術家 Djura Jaksic 雕像前聽臭臉小妹講述 Bohemian Quarter 掌故,

認真開發始於 19 世紀上半,墾荒者多為吉普賽等社會邊緣人,此地非主流基因原來從建設之初已底定。

19 世紀下半葉則見大批藝術家進駐,號稱 Serbia 的法國巴黎蒙馬特,享樂精神也帶來餐館形式變革---

土耳其咖啡館 Kafana,是鄂圖曼帝國長達 5 世紀統治期留下的遺產,但嚴謹定義逐漸從原本必須提供

土耳其咖啡和水煙,變成賣酒和 Serbia 烤肉的餐館,豆子湯、高麗菜捲等副食都是常見菜色,

也多有現場音樂助興攢小費,另外可類比巴黎咖啡館推動現代文明的沙龍角色,Serbia 的 Kafana

亦見證了諸多本地現代化濫觴,全國第一通電話在 Kafana 撥打,全國第一場歌劇在 Kafana 上演,

全國第一顆電燈泡也在 Kafana 點亮。 不過眾人雖津津有味聽著 Kafana 演進史,顯然重點都擺在酒上,

識趣的小妹也廢話不多說拿出以濃烈著稱的巴爾幹風格水果酒,基本上純度不會低於 40%,

尤以李子和葡萄釀造者最為剛猛,且酒體色澤越是透明,勁道越是嗆辣,今晚行程還沒進行多久當即開喝,

李子加蜂蜜配方混酒齊喊一聲 “ziveli” 乾杯下肚,就連臭臉小妹也露出難得笑容。

undefined
undefined

續往北走來到 Dorćol 區,中譯為多秋區(?),是個光名字就很秋的鄰里,

與 Bohemian Quarter 開發較為晚近不同,自古即因緊靠多瑙河貿易發達,商賈帶來多元風俗與移民,

匈牙利和鄂圖曼帝國統治權易手的波折歷史也留下東、西方並陳的文化遺產。

“Dorćol” 之名源於土耳其語,意為十字路口,水陸交通中樞地位一目了然,是 Belgrade 最早有人居的

地方,羅馬時代亦設置軍事要塞,快轉至鄂圖曼時代除了土耳其商人往來絡繹之外,猶太人也早在 16 世紀初

來此定居,等到了匈牙利治下又改劃分成 “German Town”,並注入歐式棋盤都市規劃和基督教,

交疊歷史多少解釋了此地何以考古發達,並雲集 Belgrade 最古老建築、碩果僅存清真寺等遺跡。

(不過今天的 Dorćol 還是以昂貴地產較為人知,潮店和 night club 就更是遊客間無人不曉啦)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走過 Bohemian Quarter 和 Dorćol 兩個區域進一步理解 Belgrade 庶民起居,night walk 也

即將來到終點 Kalemegdan Park。 偌大公園綠地曾為羅馬時代碉堡,到了鄂圖曼帝國時期則身兼

練兵校場與公開處刑地用途,如今承平年代不復肅殺之氣,多處留存遺跡更讓這個熱門踏青去處添加文化亮點,

即使夜遊也因浪漫燈光別有風情。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幾處古蹟最顯眼的莫過於超大尊的城市地標 Belgrade Fortress 了。 細究 Belgrade 地名,

斯拉夫語意為「白色城市」,指的原來就是這座多瑙河上遠遠看呈現淺白色的城堡,源長要塞建築史基本上等同

城市發展史,遠溯西元前三世紀塞爾特人之手,居高臨下扼守 Danube 和 Sava 河匯流處天險,兩千多年來

見證此地歷經羅馬、哥德、拜占庭、匈牙利、塞爾維亞、鄂圖曼等政權交替屹立不倒,鐵打的堡壘流水的江山。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城堡公園內暗藏羅馬時代水井、鄂圖曼宰相陵墓等豐富遺址,但履歷再怎麼資深都不如眼前這座勝利紀念碑

(Statue of Victory) 吸睛,畢竟 14m 高又插在城堡制高點上面還有一個裸男實在令人視線無法轉移。

旨在紀念 20 世紀初兩次巴爾幹戰爭和一次世界大戰勝利 (三場勝仗共用一個紀念碑該不會是因為政府財政吃緊)

的勝利紀念碑,設計概念是象徵勝利的化身、希臘英雄海克力斯很秋的站在中間,然後右手持劍、左手攬大鵰

分別象徵戰爭與和平。 但誰又知道海克力斯長啥樣呢? 看來你只是個臀部異常緊翹的裸男 A 而已。

undefinedundefined
undefined

據說原本勝利紀念碑要擺在市中心,但考量一尊裸男展在人來人往的地方不免傷風敗俗,

於是搬來意欲遠離人群、但結果站在高崗上反而從城市各個角度都能一覽無遺的要塞之巔,

也只能說這場幫裸男爭取曝光的大戲反串的精彩了!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