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 Mon. 2018, Day 2

昨夜長程巴士直抵 Serbia 首府 Belgrade,照明有限的荒涼客運站給我不符首善之都發展水平的

些許負面印象,有賴前東家 A 社同事 Lawrence 熱情款待給此地補血加分。

特來客運站專車接往自宅留宿不算,這位被業務工作耽誤的廚神昔日以一手印度咖哩技驚四座、總部留名,

這次久別重逢立馬一碗自製台式牛肉麵接風,看來多年過去升官進爵之餘手藝也沒生疏懈怠,可歌可泣。

undefined
undefined

凜冬有這碗牛肉麵暖人脾胃,我已相信塞爾維亞人個個熱情好客(?)。

抖擻精神開展本日行程,歷史控如我自然首選老城區徒步導覽。 在約定時間一眼認定打著公司 logo 黃傘

底下伊人,同團者眾顯見人氣不差,導遊臭臉小妹隨後也證明是枚面惡心善、年紀輕輕但知識水平頗高的

專業人士,流利英語對我這個亂入東方人而言更如雪中送炭。

undefined

就從徒步導覽集合地點的 Republic Square 說起吧,因位處老城區心臟地帶,也比鄰國家博物館、

國家劇院等地標建築而名列遊客探索 Belgrade 的理想起點,廣場中央則有從鄂圖曼帝國手中光復 Serbia

的民族英雄 Prince Michael Obrenović III 騎馬英姿雕像,雖然時間久了就連當地民眾也逐漸淡忘

馬上人物真實身份,而成了大家口中名為「那個騎馬的男人」的會面熱點,地位可比台北車站新光三越石獅子: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縱覽 Serbia 歷史,其實幾千年前就有新石器時代人類活動,甚至是歐洲幾個最早的古文明之一。

接著快轉時間,可概略分為中世紀 Serbia 王朝、鄂圖曼帝國與匈牙利王國交互統治時期、一戰前王朝、

歷經共產與民主體制轉換的南斯拉夫聯邦,以及今天的 Serbia 塞爾維亞共和國,幾段政權易手反映其地處

東西方帝國互相擴張插旗第一站的戰略要衝,後來還得加上與鄰國領土糾紛,王朝、共產、民主體制轉換與

民族矛盾戰火紛擾,越靠近近代歷史事件越是緊湊跌宕,歐洲火藥庫之名無奈訴說其多舛國運。

欲深入了解此地故事情節那真是三天三夜講不完,今天臭臉小妹歷史課即使已經大半聚焦 20 世紀後近代史,

也只能走到哪看到哪簡述到哪,偶爾再穿插幾段吃喝玩樂推薦的工商服務。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從維修中不復 Belgrade 門面風華的集合地 Republic Square 出發,轉出商店林立的王子街徒步區

(Knez Mihailova) 後來到 Hotel Moscow,俄式建築氣派外觀一眼可辨,攤開接客清單冠蓋雲集,

愛因斯坦、勞勃狄尼洛、布萊德彼特皆曾為座上賓,觀其冠名亦可輕易聯想這間首府代表性飯店與蘇聯的淵源。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成立的 Serbia、Croatia、Slovenia 聯合王國可看作南斯拉夫前身,而之後所謂

「南斯拉夫」政體歷經王國、共產、共和等制度轉換,過程總與俄羅斯有所牽扯:Serbia 王國與巴爾幹三國

聯合王國時代,輪替的兩家王族政治光譜或傾俄或傾奧匈;共產時代自外於蘇聯,經濟發展和國際關係經營與

老大哥分庭抗禮;南斯拉夫聯邦解體後復又走回斯拉夫民族一家親表述,兩國共禦西方國家陣線,

印證了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眼前這間遠溯 20 世紀初的飯店則是當年尚屬沙皇時代的俄羅斯帝國,

對剛從鄂圖曼帝國解放的塞爾維亞王國境內的一筆大宗 FDI 項目,1908 年開幕時甚至由 Serbia 國王

Peter I Karađorđević 親自剪綵,足見老飯店見證大時代的傲人履歷:

undefined
undefined

塞爾維亞王朝孑遺建築鑑賞 bonus,站在國會大廈高崗上俯視小丘綠地,右手邊是 Serbia 王朝

舊皇族 Obrenovićs 一家宮殿,現作為 Belgrade 市政府,左手邊則是 Serbia 王朝新皇族但也是

三國聯合王朝末代君王的 Karađorđević 皇家官邸,在二戰期間因支持德國納粹而被共產份子火速推翻,

今天則以總統府身份繼續象徵 Serbia 權力核心:

(眼力好的話還能看到更下坡處的俄國沙皇尼古拉斯二世雕像。 我這張想當然耳是導覽結束後自己路過補拍的)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國會大廈馬路對面的中央郵局也是建築傑作,24 小時不打烊營業時間亦令人緬懷社會主義的勤奮勞工精神。

蜻蜓點水一旁公園裡的 St. Mark 教堂與俄羅斯東正教小教堂一大一小雙胞胎,走上公園高地赫見一個

擺著捧花的紀念碑,順著導覽手指方向向左一看,眼前的廢墟原來就是 1999 年被北約組織轟炸的廣播電台

Radio Television of Serbia 舊址。 脫胎自一戰後 Serbia、Croatia、Slovenia 聯合王國,

二戰後改行聯邦制的南斯拉夫聯邦人民共和國,鼎盛期由 Bosnia and Herzegovina、Croatia、

Slovenia、Serbia、Montenegro、Macedonia 六國組成,然而乍看之下實現了的南歐斯拉夫民族共榮

浪漫念想,實則從建立之初就備受各聯邦會員國不同利益、政治立場和意識形態衝突考驗,會員國們一個一個

告別單身脫團,到了 2006 年就連 Montenegro 都投票獨立後終於宣告南斯拉夫完全解體。

至於 Serbia 境內根本 Albanian 族裔佔多數、與 Serbia 民族大義沒啥關聯的 Kosovo 更有一種

從一開始就被硬拉著入會的無奈,自 80 年代起始的獨立運動有別於聯邦會員國堪稱和平退群,內戰不斷之餘

主權認列與否亦成世界各國政治角力戰場,幾波境外干預的軍事行動無不牽動國際關係敏感神經。

不消說,大國博弈下人民總是承受最多苦難,1999 年旨在脅迫 Serbia 自 Kosovo 撤軍的北約空襲

造成 Belgrade 逾千死傷,眼前的廣播電台廢墟也就是這場腥風血雨的最佳見證了,Serbia 人固然恨死

當年的美國總統柯林頓,據說 Kosovo 倒有他的雕像照三餐膜拜,正邪難辨,吾輩只能祝願世界和平。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走完這令人心情沈重的景點後,行程僅剩最後一項 Saint Sava Temple,路途好長,心情倒也隨著徒步長征

復歸旅人的單純喜悅。 St. Sava 其人,是生活在 12、13 世紀當地能力開滿外掛的奇男子,貴為塞爾維亞

王子已是出身不凡,後來奉獻神職亦位高權重,是確立塞爾維亞東正教獨立於希臘教區的信仰奠基者,

也是首任塞爾維亞正教會總主教;總管神職之餘竟還相當入世,除了立下塞爾維亞已知最早憲法、保障該國

宗教和政治自主性之外,諸多學者也認為正是 St. Sava 開創了塞爾維亞中世紀文學的先河。

如此幾乎以一人之力推動全國文明進展的偉人,死後封聖加一座東正教世界最大規模之一的教堂冠名紀念

剛好而已,但其對塞爾維亞人精神層面影響之深遠,也被殖民者拿來當作誅心利器,16 世紀一場鄂圖曼帝國

把此間建築燒毀還將聖人開棺焚屍的恐怖統治手段,至今仍深烙後世子孫記憶。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近代還被共產黨和納粹份子拿來當停車場,Saint Sava Temple 與其他許多經歷時代動盪建物一樣命運多舛。

幾經破壞重修的教堂在 1980 年代後啟動新一波復原計劃,無奈即使獲得相愛相殺的俄羅斯投資 400 萬歐元

也只夠修復主圓頂而已,展望未來還需民眾多多樂捐。 而今天我們雖然見證了還在工程進行式的教堂落魄一面,

看那已完工的地下室鑲嵌壁畫美輪美奐,教人怎能不期待大教堂有朝一日完整再現昔日風華?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