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 Mon. 2017, Day 6

復活節島竟能排上三天主題不太重複的深度行程,再次證明小島雖小,但確實是人類文明瑰寶。

本日又見第一天的熱褲腿毛陽光猛男導覽,有始有終,島上剩餘珍奇要在今天一網打盡:

Orongo

最後一天行程始於復活節島左下方的 Orongo 祭祀中心。 隨島上人口擴張,加上為了造滑軌、編繩索

運送摩艾石像莫名濫砍樹木、致使水土流失後又讓必須提升農產的地力反更貧脊的惡性循環,

社會崩壞、各部族搶奪資源內戰不休,兩、三個世紀消磨下來人口從最鼎盛期兩萬人腰斬過半,

僅餘數千人爭取名列世界瀕危動物名單。

人們疑惑了,怎麼有摩艾神力加持,鬱鬱蔥蔥的人間伊甸園卻仍成了鬼島? 看來祖靈是不管用了,

自此摩艾信仰終結,取而代之則是對在極限運動中展現超人體能勇士的崇拜,也就是所謂鳥人崇拜,

而這間 Orongo 祭祀中心即為當時鳥人運動的信仰中心。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所謂鳥人運動,不是要你擺爛啃老讓整個人生鳥掉,而是指源於這一帶 Orongo 村的開春習俗。

走在 Orongo 強風吹襲懸崖邊上,這才發現原來復活節島外海還有一座 Motu Nui 小島,

每年春天遣勇士爬下懸崖,在海流強勁、險礁暗生海域游上 2km 後登陸小島,取得島上 Manutara 聖鳥

春天下的第一顆蛋,接著把鳥蛋用頭帶小心包在頭上,再原路游回本島、攀爬 300m 高峭壁返回原點,

檢查鳥蛋仍完好後即可為村落帶來繁榮興旺,概念就跟初五開市燒香求保庇差不多。

時逢摩艾信仰崩壞之際,本是地方習俗的試膽大會也就順勢擴大成全島共襄盛舉的鳥人祭,

每年春天 9 大部族各自推派我部第一勇士參賽,最快完成任務的勇士所屬部落即取得島上一年統治權,

該勇士則因展現有別於祖靈飄渺無據神力的眼見為憑神蹟而被封為半人半神的漫威英雄「鳥人」,

一年任期作威作福,島上姑娘隨便挑,甚至還刻石碑紀念你,這個從現代角度看其實就是

硬到可能出人命的鐵人三項得能成為島上年度盛事,正印證了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既是年度盛事,硬體可得好好辦。 眼前 85 間石板屋既是 Orongo 村民聚落,賽事期間也兼作

各地參賽者的奧林匹克選手村: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而除了選手村、鳥人石碑之外,Orongo 原本還有一尊重要的 Hoa Hakananaia Moai 摩艾石像,

正面是一般摩艾,背後卻有鳥人祭浮雕,正是見證復活節島信仰過渡的珍貴文物。

聽導覽講起該文物遠在大英博物館的遺憾,這才想起原來我與本尊早在八年前就在英國相見啦~

undefined
undefined

Rano Kau

島上三大火山,正好各自坐鎮三角形狀復活節島的三個角落。

從 Orongo 村前進就在附近、島上最大的 Rano Kau 火山口,也是島上唯三的淡水火口湖,

藍天下覆蓋著綠色蘆葦叢的明湖閃爍著悅目的藍綠色。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超越藍綠的美景引人駐足,但也須當心別太靠近火山口邊緣以免一時失足。

另外更別忘了偶爾看看四散的鳥人石碑,島上一共 180 個石碑,每個都分別代表該年鳥人祭的冠軍選手,

180 年競技史的 180 名精英運動員,將永遠在這南太平洋上的遺世小島上名留青史。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Vinapu

告別復活節島前,順路撿拾位於機場附近的 Vinapu 遺址。

與別處遺址一樣四處散落破碎摩艾石像與祭壇平台碎塊,但一處比美印加建築工藝水平的平台

長年引發學術圈熱議。 工整切割大石塊以幾乎無縫方式完美接合的科技力,加上外來植物蘆葦繁衍,

對於釐清 Easter Island 島民發源地以及跨文化交流歷史而言,只有更添神秘了。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這根紅色圓柱原來是島上唯二的女性摩艾石像之一,看官可得發揮一些想像力:
undefined

忽聞耳邊一陣呼嘯,又是一班 747 魄力滿點的空降小島。

而這班飛機,也是即將帶我們離開這座超級難來、但一生必來魅力島嶼的航班。

很高興我們圓夢了!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