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 Fri. 2016, Day 7

Today is all about Machu Picchu.

清早一場大雨讓我緊張了一下,幸好巴士拉回山上聖城入口時已有些放晴。








洶湧人潮展現新世界七大奇觀的高人氣,但大家究竟是來看什麼樣的建築呢?

直到 20 世紀初才被考古學家發現的 Machu Picchu 身世眾說紛紜,版本有貿易重鎮、印加皇宮、

帝國信仰中心等,神秘感正是其魅力一大來源,嚮導更得意拿出世界許多古文明奇觀的圖鑑說明

「這麼多紀念碑蓋在差不多緯度,把各地點連線起來還會出現特殊圖騰絕非巧合」,口沫橫飛,

看來嚮導應該也是寶傑關鍵時刻鐵粉。






就是這麼神秘的馬丘比丘,甚至 “Machu Picchu” 也只是附近一座山頭的名字 (意為 “old mountain”),

簡單講因為旁邊有座老山就叫你老山鎮這樣,好比看你皮膚白就決定叫你超級白,學界對遺址的認知不少

須仰仗地方傳說,建築群作用和分類也只能藉由實地查訪考古做最佳猜測,缺少直接文獻背書。

鼎盛期估計常駐人口約 500 人,偌大的天空之城一般以中央大草坪為界,西面靠 Wayna Picchu 聖山為

住宅區和手工藝職人作坊,東面則多宗教用途建物和王公貴族居所,城牆外再包上沿山坡層層堆壘的梯田農作,

依地勢自然搭建、石塊間鮮少動用黏合劑的精巧設計以及兼顧引水灌溉和鞏固山坡地的水利系統則在背後

支持成就了這遺世獨立、自給自足的人間烏托邦。






Temple of the Sun

為了趕早上 10 點攀登 Wayna Picchu 聖山場次,Machu Picchu 遊覽時間其實很緊湊,

於是聽完嚮導發表完印加帝國的神秘力量後立馬直奔最重要景點太陽殿。 印加的子民是太陽控無誤,

連日來走訪多個印加古蹟共通點就是太陽信仰,Machu Picchu 則很合理的擁有最輝煌的一間---

從上空俯瞰太陽殿是有趣的 “P” 字型,可以想見不規則角度構造對不用黏著劑的傳統工法是多大挑戰,

最厲害是東面兩扇小窗,一扇每年夏至、一扇每年冬至太陽會不偏不倚從此射入,

精巧曆法再次展現印加文明高度。




太陽殿地基其實是一塊巨岩,巨岩底下則有一天然洞穴,學界研判是 Royal Tomb,但雖說是帝王墓穴

卻從未在此發現皇室成員木乃伊。 窄小洞門不讓遊客進入參觀,幸好湊近看清晰可見洞內作用不明的指標性

階梯狀石雕,與洞穴本身究竟是不是帝王墓穴一樣疑點甚多。




一旁小石室似乎是印加帝王寢宮,現狀貌不驚人,一方面大概印加國王勤政愛民深居簡出吧,另一方面

當年軟臥上鋪著柔軟草泥馬毛皮的 King bed 應該還是挺豪華的:


從另一角度親近太陽殿,眼前石門可直通神廟,對比一般單重石門設計,兩層石門顯示通往建築的尊貴地位



走道右側神殿外牆石塊推疊齊整,對比左側一般建築外牆馬虎凌亂,再次證明神殿趴數甚高


走道盡頭又有不同造型石門,上方凸起物曾為繫門閂,從內上鎖後閒雜人等擅闖神殿大不易


全城共有 16 個流動水池,祭祀、民用兩相宜,維繫古城運作不輟


Sacred Plaza

續行 Machu Picchu 東面宗教建物導覽,拾級而上來到神聖廣場,naming 照樣依循因找不到文獻而只能

以推測建築用途命名的直白風格。 廣場下方一座小丘亂石聚集,原來 Machu Picchu 本身建材很多

就是來自這裡,也說明 Machu Picchu 其實是未完成作品,宛如散落拼圖碎片的巨岩不知當年意欲成就

什麼建築傑作呢?





神聖廣場不是叫假的,才踏入小廣場迎面而來一面石牆開了三面窗,就叫做 Temple of Three Windows,

地位是不是那麼重要沒人肯定,三窗的梗是什麼也同樣說法不一,一說三面窗呼應印加天、地、人三元信仰,

另一說三面窗是模仿印加開國君王稱帝前在鄉下老家的建築格局,飲水思源不忘本:



神聖廣場另一側又有一間 Principal Temple,但主神殿之名係因建築規模可觀、保存狀況良好,

是不是有啥特尊宗教地位一樣無人知曉。 雖說保存狀況良好,一面朝下塌陷的石牆說明歲月無情,

長年來大小地震崩裂了堅固城池,下一場大地震又將如何考驗 Machu Picchu 的不朽傳說呢?



Intihuatana

走向 Sacred Plaza 後方天文台,是 Machu Picchu 最高點,一邊鳥瞰山城全域遠遠呼應更高

Wayna Picchu 聖山巍峨、一邊飽覽層層下探深不見底梯田與崇山峻嶺。







眼前奇石據說就是 Wayna Picchu 和 Machu Picchu 的縮影:



不過天文台最重要的文物還是 Intihuatana 日晷。 這樣的天文裝置在印加帝國其實滿多,

但西班牙征服者通常為了鎮壓異教信仰予以破壞,Machu Picchu 這尊碩果僅存的日晷儀之一彌足珍貴:




Wayna Picchu

在天文台逗留一陣登高望遠,穿越 Central Plaza 中央大草坪走向 Wayna Picchu 聖山,

途經好大一塊 Sacred Rock,跟稍早在天文台看到的奇石一樣,因造型類似背景山勢被誤會具有神秘力量,

偶爾也客串宗教儀式會場:



自此嚮導任務完成,加碼挑戰 Wayna Picchu 聖山死活請自行負責。 以為搞定印加古道接著就可

一路養老,怎知看到一日限量 400 人攀登、標高約 2700m 聖山又止不住見獵心喜,一咬牙繼續燃燒生命。

陡峭山路讓人望而生畏,但攻頂路其實並不如想像遙遠,屁股一夾在氤氳霧氣中糊塗上行,健足者

不到一小時可達陣,心有旁騖者如我也可自在拍照不感絕望。






階梯落差極大,腿短者請自行斟酌



終於,印加遺跡的頹垣殘壁再度現身,高山之巔坐在大石祭壇上放空接受群山環抱。

可惜辛苦爬一趟主要為了 Machu Picchu 俯瞰視角,此刻雲霧繚繞一時沒有散落跡象,

偏偏 Wayna Picchu 聖山打烊較早一旁管理員已在催人下山,無奈且退且觀望看看與時間賽跑的下山途中

是否有緣得見 Machu Picchu 經典一幕?









總算耐心等到撥雲見日,下方 Machu Picchu 一覽無遺








圓滿下山回到 Machu Picchu,離去前頻頻回望這美得不屬人間的文明奇觀,此生但願有緣再見









礙於團體行動有些意猶未盡的離開 Machu Picchu,好處是還趕得上回山下小鎮吃 late lunch.

有個配方很一般的 Machu Picchu pizza 很明顯在用標新立異名字騙觀光客,但我還是不爭氣的點了

還覺得不錯吃:






午餐後把握搭火車回 Cuzco 前空擋馬殺雞一下治療鐵腿,小鎮尋尋覓覓找到一家勉強有空位的,

結果一行五人竟是四人有遮簾包廂加上走廊多加一張床的安排,而我就是那當眾裸露、在走廊脫到剩一條

四角褲露天按摩半小時的猛男命格,療程不但治癒我的下身疲憊也實現我想紅的心願,心技體需求一次滿足。




然後與眾團友集結,搭景觀火車轉小巴幾番波折重返 Cuzco 過最後一夜。

無可挑剔的 Inca Trail 收尾,就是明明可飽覽河谷景觀的鐵道旅行選擇晚上坐車 窗外只有一片漆黑,

想想也是滿奇葩的...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