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 Mon. 2012---Day3 (cont.)

小時候對西域的認識主要來自唐詩宋詞、音樂課本裡的邊塞歌曲還有,大陸尋奇。

與主持人熊旅揚數十年如一日的不老容貌一樣令人起雞皮疙瘩的那激昂的主題曲,

一句「敦煌月泉外 沙漠起駝鈴」深入淺出的道盡敦煌看點必訪鳴沙山和月牙泉,

是經典也是俗氣 是自我實現也是沒梗的表現。





告別莫高窟來到鳴沙山,首先遇到可疑大嬸 A 一路跟隨嚷著有折價券,

直到真的到售票口經證實確是折價券這才認輸不爭氣地買下去。

(這折價券事件正是資訊不對稱造成雙贏假象的經典個案,往後幾天遊記會再提到)

聽人說鳴沙山月牙泉風景區已經太商業化 簡直是主題樂園,今天一探確實如此,

沙灘車啦 滑沙啦 品葡萄酒啦 甚麼闔家歡樂之類的標語放肆的在此百家爭鳴不免有 low 掉之嫌,

不過該騎的駱駝還是得騎 免得被人說不坐大怒神枉來六福村,

就隨隨便便從一群駱駝中挑了就上,感受駱駝倏忽起身 雙股夾在雙峰中上下擺盪的刺激,

然後緩行爬坡,又是不住的雙股夾在雙峰中上下擺盪,眼看駱駝一臉窘樣真是越看越可愛,

不免激活了我體內的金變態屬性,偷拔了幾根駝毛。







轉眼來到一個定點,駝夫示意由此去可登頂。

走搭好的木製階梯要另外收費,凱子才幹,我當然選擇挑戰直接步行斜坡上山,

怎知雙腳下踏如泥牛入海無著力處 一路上攀竟是相當有挑戰性,讓我想起余秋雨在文化苦旅中對鳴沙山

「軟軟的細沙,也不硌腳,也不讓你碰撞,只是款款地抹去你的全部氣力」的描述。

等終於手腳並用殺到山峰稜線上,舉目四顧皆是白雪罩著黃沙 峰峰相連,面對美景如斯此刻是

運動後的大口喘氣也是讚美的嘆息。

沙漠我看了不少,沙漠與白雪連袂演出今天倒是第一次欣賞。

在我看來冬遊敦煌合適的很。








遠眺四野迷茫是登高後的獨有犒賞,可惜再待下去我就要變冰棒不宜久留,順理成章前往與鳴沙山

並列敦煌八景的月牙泉。

以狀似月牙、獨居黃沙之中千年不涸,風沙不能填平之、烈日不能收乾之稱為奇景的月牙泉,

近年終究因附近居民用水過度面臨消失危機,還需要人工灌水挹注搶救,據我現在強者室友的說法

某年夏天他去現場只見大水管突兀的補充月牙泉水位,娟秀的沙漠明珠至此已是醜態百出。

不過這趟天寒地凍,眼前潔白一片月牙泉規模難辨,對於泉水搶救成效實在難以評定,

讓我聯想起當年冬遊加拿大路易絲湖,眼前就是一望無際的堅冰,根本無法區別哪邊是湖哪邊是冰河

只好籠統地認為此湖真是浩瀚一樣糊塗。

(詳見 http://realman.pixnet.net/blog/post/13431442)






雖不是碧波蕩漾映著沙丘連綿,凍成一根白色香蕉的月牙泉自有另一番風味。

泉畔緊鄰一群古老廟宇建築,遠看以為只是布景 舞台劇用保麗龍材質的那種,

現在來到左近才發現竟有人居住,狀若老夫老妻一對地縛靈似的問我們要不要來杯熱茶。

熱茶袪寒 時機再好也沒有,被請到小屋裡歇腳結果是拿出市面販賣的沖泡式熱飲,

椰香奶茶 伯爵奶茶之類的口味任挑,讓一心以為會招待傳統煮茶的我微感詫異,

怎知更驚駭的還在後頭,本以為會拿熱水瓶輕壓 出水 沖茶 搞定 的 SOP 實情反而是走回傳統,

竟是在門窗緊閉的小屋裡在煤炕上慢條斯理的燒水。

這 分 明 是 在 燒 炭。

顧不得燙口,火速解決手中熱飲,趕緊趁含笑入睡前奪門離去。





險赴黃泉的驚嚇外加折騰了一天還略過午餐,沙洲夜市的重要不言可喻。

規模不大不小選擇其實也不多,基本款羊肉系列料理和西北麵食大概 10 家就佔了 7 家,

競爭之激烈比台灣夜市的鹽酥雞更勝一籌。

既然不識名店在何方,就從進夜市第一家開始吃起,然後拐個彎看到有個小攤在賣「巴西烤肉」

覺得很邱就一人買了兩串小肥羊,接著又很沒 sense 點了在內陸不可能會新鮮的鐵板魷魚

最後再以砂鍋麵做結尾。  






滿足打著飽嗝甚至想讚美主的賜予,這才想起今晚正是平安夜呢...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