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 Thu. 2011---Hey Mr. DJ

以東京為中心向四周擴張旅遊版圖,昨日北上今天當然要南下才稱得上是 well balanced 的人生,

而前天早餐吃平價牛丼,今天當然要再來一碗平價連鎖店松屋的平價牛丼才稱得上是篤行正道

不偏心的人生。





於是我不嫌遙遠的殺去名古屋。 首先其實我滿 enjoy 坐新幹線的啦,心中對名古屋魅力還沒多少認識

就來了也不在乎,結果竟然超有職業道德的逛起 3C 賣場,沉痛的發現 A 社商品毫無曝光可言的同時

唯有 AKB 成員人形立牌和廣告看板得以撫慰我的創傷。






在 3C 賣場逗留的時間不算短,對於接下來該參觀哪裡卻還是心中沒譜,莫非名古屋相較其他城市

確實不以觀光見長?  但美食的水準無庸置疑,車站內隨便一條美食街的隨便一家餐廳櫥窗就展出

超厲害的穴子星鰻天婦羅蓋飯,鰻魚長度驚人非飯碗可以乘載,一條掛在飯碗上面頭尾彎彎垂下顯示其

厚實重量非同小可,更厲害的是原本心想這種飯碗其實只有碟子大小、大玩視覺效果的把戲也見多了,

仔細看才發現真的是 1:1 飯碗比例。

這下子就真的猶豫了... 掙扎了好久最後還是選擇類似鰻魚三吃的在地特色料理,

從普通蓋飯吃法到將鰻魚肉和飯攪拌著一起吃,最後再倒入熱茶搖身一變成了茶泡飯一共可吃到 3 種味道,

堪稱名古屋代表料理之一,人氣之盛連阿婆店員都知道怎麼應付觀光客,從容的指點菜單溝通無礙,

確保我一人能夠自在的龜縮角落仔細品嘗鰻魚三昧境。







飯後似乎又回到不知該往何處去的迷惘中,不過正所謂愛屋及烏,懷著對 AKB 滿溢的愛來到名古屋,

姐妹團 SKE48 劇場自然也要關照一下才行。 首先對於怎麼買電車票困惑不已,

想禮讓旁邊的阿婆先買實際上是想觀察她怎麼買票,想不到阿婆竟反問我怎麼買,

看來我真的是到哪都有被認為是 local 的潛力?

接著好不容易搞定票務搭到名古屋的鬧區「榮」,在車站瀏覽了一會縱橫交錯號稱會迷路的大規模地下街後

終於捨得回到地表,眼前就是劇場所在地的「Sunshine Sakae」,餐廳唱片行的不一而足還有摩天輪乙台

頗可以類比成小很多號的大直美麗華,專賣店則在 5F 電扶梯一出來的地方,讓人有機會在電扶梯漸漸上升時

偷拍個一兩張門市風采,又或者是在人潮稀疏的樓層遠遠的偷拍,似乎多少彌補了我在 AKB 劇場深感排拒的無奈?  

但平心而論這裡的門市規模比已經很小的 AKB 專賣店還要更小,想防衛恐怕還沒保護對象呢,

劇場更只是大門深鎖乾淨俐落,何須出動封鎖線和壯漢嚇我們這種善良老百姓呢?  
















這麼在市區遊蕩來回折騰的也傍晚了,遂回到名古屋車站知名的會面場所金色大鐘下等待老黑友人 DJ 先生。

(他名字簡稱就叫 DJ 無誤) 心下暗想多年不見,會不會待會認不出來呢?  遠方一道黑影超級顯眼的步步迫近,

看來是我多慮了,只是 DJ 先生招牌的爆炸頭理光從良了,現在還比較像是週末在客運站隨處可見的役男頭,

單純、清新、熱忱、有為。 問君因何來到日本?  從當年交換學生來大阪的糾葛產生了來日本教英文的契機,

如今成了受雇於政府的英文老師,肩負神聖教育使命,果然是單純、清新、熱忱、有為,而更令人欣慰的是

試探性問起 AKB 在他學生間的走紅程度,也得到學生們書包 墊板 資料夾 音樂處處都是 AKB 的滿意答案。

與老黑霸氣的相會,自然要選擇霸氣的料理,於是乎行前就跟他預告要挑戰電視上那種大的要命的巨無霸料理,

還丟了全是一些份量大到像惡搞的美食連結給他也得到「looks great」的爽快答覆,結果最後是吃一家

滿普遍級的矢場味噌豬排,顯然對方有點誤解了我的想法。 雖然因野心被小覷有些消沉,味噌豬排畢竟

又是另一道名古屋代表料理,份量其實也相當大的豬排在鐵板上滋滋作響佐以濃郁味噌香氣,

一口吃下其美味確實讓我笑靨生花,五感無一不顧及週全的體驗成功的暫時止住我野心無從宣洩的澎湃低潮。






吃著吃著 DJ 的友人竟陸陸續續出現了,西村君、古河君和 Brandon 愉快現身,一行四人自有開心天地,

我一個 from nowhere 的奇特老外把亂入和陪笑的本領再搬出來倒也加減參與了一下對話,聽我要

當天返回東京都感驚奇,問我怎麼不乾脆留宿名古屋?


單純的從邏輯發想的合理疑問,被我正面的理解為友人離情依依的不捨情緒。

沐浴在友情的光輝中,我疲憊的身軀卻帶著愜意的笑容一同回到東京。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