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4 , 9/3 Thu ,2009

宿聞澎湖除了好折凳之外還有好沙灘  於是今天一言以蔽之就是親近沙灘的曬人乾之旅。  

變身陽光宅男的第一站是馬公市南邊,知名沙灘不少,在這沒啥觀光客的週四早晨來訪相當愜意,

包含山水海灘  時裡海灘  明顯比台灣本島的海水浴場乾淨許多,又據說很多白沙在八八風災被沖走,

於是遙想摧殘前更延綿的海岸線自是令人神往不已。



順路來到以「風櫃聽濤」聞名的風櫃,講的是海邊礁岩堆疊產生一道天然縫隙,當海水湧進

便會從這縫隙中噴射出來發出懾人巨響,就像鯨魚噴水一樣。  名氣與濤聲一樣響亮,我想不到的卻是

這道缺口會是如此低調,不像一般名勝總有框線或立牌之類的指示,這裡就真的只是一道不起眼的縫隙而已,

因此要不是有地陪專業的點名正港的風櫃聽濤,我應該也只會傻傻的坐在岩石上放空吧!

(後來的死大專生團體果然只是來看海而已。 行家如我只能竊笑表示心中的優越)



海水之清澈讓我震撼,疑似是丁香魚的東西一條條的竟不因水深而有任何看不分明的情形。

另外發現蟹殼兩枚,苦思不得完整帶回台灣的方法只能跟它們 say goobye.



接著重新認識之前小環島時忽略的湖西鄉,照例是眾多地點競爭你的寶貴時間,

幸好以澎湖特殊的氛圍  人一天可以有48小時也就不必擔心趕場的問題。

首先陽光宅男第二站來到隘門沙灘,規模更勝稍早逛過的兩座,還有擱淺的香蕉船與吊床等設施,

就連老外遊客都有了可惜是老夫老妻不是美豔人妻;至於隔壁的林投公園一來要錢  二來好像是

軍旅相關文物展示較多  不符合陽光宅男主題而從行程中割愛,騎車經過就算結束。



本著無比的固執拜訪澎湖八景之一的「奎壁聯輝」,這次卻連為啥叫奎壁聯輝都不知道了,

隱約是左手一片山壁跟離海不遠處一座島嶼之間不可言傳的緣分?  畢竟這座島嶼在退潮時可以走過去,

搞不好還滿方便左手一片山壁營區裡的國軍弟兄逃兵的。



吉貝嶼

早在當年左營新訓一次莒光園地的風景介紹後  就已埋下今天來澎湖的伏筆,而感動我的美景

正是吉貝的黃金沙嘴  在碧海晴天的陪襯下是那麼的無瑕!  去過 N 次的阿誠僅送君千里讓我們登船,

但衷心的祝福我們在島上會有命運的邂逅  敢情那兒來的觀光客正巧是單身女子又獨自行動  

又百分之三千不是島民呢!  希望無限的勾勒神秘女子 A 的形貌,突然右手邊一起等船的神秘女子 A

就這麼現身了。  氣質出眾的神祕女子 A 表示來這邊純粹出於隨性,原本想去台東玩但到了台東機場

想想乾脆搭飛機來澎湖算了  一整個千變女郎;但這時候就跟昨天遇到的島民一樣  僅萍水相逢

到了吉貝嶼後各自行動,絲毫不知彼此日後命運的糾纏。



其實除了吉貝外  險礁嶼突兀的一灘雪白沙洲更惹眼  更具吸引力,但再度因為我們是

超男子雙人組合的關係  玩水想必不會太盡興加上我摔車初癒不想在傷口上灑鹽,

除了玩水啥也沒有的險礁就僅僅快艇乘風破浪 pass by (喔島上還有「原味的夏天」裡的民宿),

來吉貝也是非常另類的以徒步方式仔細跟這座島親近親近,延續我自助旅行的操勞風格。

艷陽下體會除了很渴甚麼也感覺不到的空靈以及觀察當地居民不怕曬又無憂無慮的愜意  連海巡弟兄

好像也是無憂無慮;小學校園裡 playground 就是純淨的白沙   在我這個本島人眼中顯得奢侈,

而繞了半天不得要領也提醒我在倒下前要補充水分。 眼前的「蓉蓉姊貝殼冰」聽起來就很厲害,

雖然心中一邊是惡魔吶喊著 so what,一邊天使卻還是吶喊著「可是她是蓉蓉姊」,就進去了,

連價錢都沒問,幸好確實是用料扎實,拯救了兩個人乾。 (這裡又巧遇了騎機車的神秘女子 A,

但再度的僅是短暫寒暄又分開,絲毫不知彼此日後命運的糾纏)



審視我一生眾多的失焦慘案,下決心今天不再重蹈覆轍,馬上前往吉貝的招牌黃金沙嘴。

往右走是海上樂園  水上摩托車香蕉船甚麼的讓我想起畢業旅行時在水面被拖行50公尺才升空的拖曳傘地獄,

但這一帶意外的沙礫相當粗糙,讓人有走健康步道 冷汗直冒的療癒效果。  亂走上山崗俯視沙嘴,

這才終於捨得前往啦,但奇怪的是怎麼那裏都沒人呢?  畢竟美的不亞於任何國外知名渡假勝地哪,

另外石滬堆成天然的泳池  新奇更勝人為;濱海整齊的波紋反映緩和的浪  款款的帶走白沙  一回又一回,

可為啥我怎麼越走向沙嘴尖端  越感受不到溫柔呢?   快哉此風,飛沙走石的打在身上讓我懷疑

我愛羅是不是在附近,但往好處想是今天除了健康步道還附贈針灸,真是很為我著想了。



全身毛孔隱隱作痛的離開沙嘴遇到遊客中心嗨到不行的大哥,親切表示要三貼載我們回去坐船;

兩個身高超過 180 的超男子擠在後面真是你儂我儂,想必是感染了大哥的一片赤誠。

此時,神秘女子 A 再度現身,一起回本島後約了晚上的飯局,到了簡餐店後便開始始料未及的心海羅盤了。

不知是否因為這位大姊是業務員的關係,對人性了解透徹至極,跟她對話就像在看佛光電視台,

她的角色更宛如帶著一顆水晶球闖入我生命的吉普賽女郎,分析著像我這樣的「社會菁英」行為模式,

分析著男女思考方式的不同  甚至分析科技業生意往來,讓我嘴開開心慌慌  佩服不已也對自己的嫩

困窘不已。   這一談就是六個鐘頭   直到觀音亭公園都熄燈了,激盪出的想法兀自在心中冒著火花;

另外聽到驚人的對岸漁民的八卦,相信這不願面對的真相足以讓我作一個月關於滾輪的惡夢。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