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Thu. 2008

當每件原本理所當然的事情  套上「最後一次」的外衣後,

往往就不能等閒視之  甚至才剛了結就陷入緬懷。

Brooks College 最後的一覺 沒有被單 簡單純粹,美國最後的brunch則是昨天吃剩的肯德基,

與眾多朋友的最後一聚,總有擁抱的加料待遇外加「未來一定會再見面」的承諾; 

而今天則是這一路如夢似幻旅程的終點。

 

但班機時間是晚上  自忖不可以浪費最後一絲的加州陽光  遂故技重施拿出旅遊導覽

選了個較近的 Huttington 莊園作為最後一個訪點。 坐落於洛杉磯城東 宿有小比佛利之稱的

聖瑪莉諾市,寧靜中更顯高級住宅的雍容,而 Hunttington 莊園正曾是其中豪奢宅第的代表,

如今以身為 植物園 圖書館 外加美術館的奇妙綜合體 持續貢獻此地上流人文氣息

並肩負著教育市民的重要功能。  說說 Henry Huntington 這個有錢人吧,跟 Hearst 一樣

是個 endowment + effort 而獲致成功的冒險家,於 20 世紀初買下了當年原是一片放牛吃草

大牧場的莊園現址,並開始漫長的改造過程直到現在這樣的一塊多角化綜合園區;有別於

赫氏古堡那樣豪邁的歐洲移植爆發戶作風,Huntington 顯然將其文人的品味反映在

此莊園的圖書館藏以及廣納奇花異草的各式風格庭園:館藏方面莎士比亞劇本手稿、

文藝復興時期大文豪喬叟真跡、林肯總統的筆記本,甚至歷史課本中  如雷貫耳的古騰堡聖經

也赫然陳列眼前;而庭園方面則是植物大百科,以各國家命名的植物園展示著各國的代表植物,

簡陋者亦有家裡陽台的百倍規模豪氣,講究者則如同日本庭園和中國庭園般,就連建築的擺設本身

也是匠心獨具:

日本庭園

有此一說亞洲國家崇洋媚外,但反過來講西方國家也不乏對東方藝術的高度興趣,

其中處處存在的日式庭園或可當作證據之一。 繼我們學校、金門公園、聖地牙哥後

再度見到異國矗立五重塔與櫻花滿開,有些鬼打牆也有些興趣缺缺 (sigh)


中國庭園

重點來了,新開張的中式庭園「流芳園」,以流芳為名實有兩層隱含意境,

一則引述曹植 <洛神賦> 詩云「步蘅薄而流芳」,藉由描述洛神小姐步履飄香

來指涉園中各式花草群聚的芬芳;二則提示明朝山水畫家「李流芳」,顯然是要強化

將中國庭園比擬為山水畫捲的鑑賞情趣吧!  除了國寶太湖石以及題詩外,

此處亭臺樓榭構築精巧,就連取名也是大有名堂,好比賣貴死人點心飲料的茶館定名

「玉茗堂」,而小涼亭「三友閣」則顧名思義給種植在左近的松 竹 梅 一些曝光機會。



以藝術玩賞價值而言  這裡固然對老外有致命吸引力,而就實用性與工程運作效用來看,

流芳園將遇雨即積水成災的低地因勢利導開發成人工湖,另外在原味呈現

中式園林藝術之餘仍能配合加州的防震與無障礙空間設計需求,可謂遊玩與實用性兼具

的建築佳作;看看我身邊興奮的借我相機狂拍 一邊說「這真是我逛過非常喜愛的地點之一」

的 Joey 大師,其魅力可見一斑了。  ( well~~~ for hime only (?)  當我說以前我念的

高中對面就有一間長的像流芳園的東東,他也不禁為我花最後一天在這種故鄉普通到不行

的地方上叫屈了 XD )



離開 hunttington 時值黃昏,既然是該認真揮別加州的最後一個落日,理所當然該選擇

最典型的「海灘迎夕陽之夕陽無限好」行程,做為加州行有始有終的最佳註腳。

很可惜的相較於尋找鋼鐵人在 Malibu beach 的豪宅進而完成本人的海灘全制霸,

Joey 對 Venice beach 更感興趣些,即使今天非假日可預見人潮冷清依舊義無反顧,

我想這就是名氣的力量吧! 人群本稀落的海灘街在熟悉的海邊冷風吹拂下更顯蕭條,

可就是有猛男只穿三角褲配頭巾逛大街,甚至有據傳在美國知名度頗高的健美人士

在此地錄影,姑且就稱他美國潘若迪吧!



眼望陽光加州的落日餘暉,歹戲拖棚的最後行程也告終結了。

距離深夜班機時間是綽綽有餘,卻不知在緊張甚麼;說緊張卻又像是進鄉情怯的

興奮與期待,可是轉念一想又是與此地難分難捨的眷戀情緒。

概括一句五味雜陳,不捨可能佔居多;五內翻騰,正負情緒交攻的大腸急躁症襲來,

最後一餐呢,則是 Joey 推薦的平民美食  Little Caesar Pizza,可惜口感不俗的 pizza

本應隨著超低價效用飆升,卻因上述的莫名生理心理狀態顯得既好吃又有點反胃,

總括是讓我相當滿意,並跟我昨晚才發現的比基尼賽跑深夜節目一樣相見恨晚。

宿舍最後的回憶?  馬刺被湖人淘汰,電視機前歡聲雷動。



於是一路向北直殺機場,對於順暢的車流狀況不知該感幸運還是因之無法多待一刻感到扼腕

的同時,已來到了別離的時刻。 裝傻的幫拍照機場人員讓這一幕少了點感傷,

我卻仍心情激動。 我的貴人 Joey 阿,這一年有太多回憶是你貢獻,也教導了我許多事,

有形無形,雖說認識不到一年,室友緣分也只有一學期,在我心中你早就是老友啦。

will we meet again?  Sure man, i'll see you later~!!




不知哪來的怪力精神對於厚重行李舉重若輕;不知哪去的多愁善感對於各分東西不敢多想。

問我怎麼總結這一切?   突然間莫名的感到我的最後一天,很加州。  

                                                                  

                                                                    ~FIN

    全站熱搜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