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5 Sun. 2012---Day 1

無數的巧合促成這次看 AKB 演唱會的可能性,以我現在顛沛流離的狀態加上女子偶像團體向來生涯短暫的

定律來看,說是一生僅此一次的機會也不為過。 所以我好拚。 因為心中充滿愛所以可以很拚,大清晨

連捷運都還沒發車就搭 taxi 殺來松山機場了,刷了登機證發現座位赫然是 "48A" 也只能說是命運的安排。





好久沒搭長榮了,距去年訪日竟也差不多要一年了,歷史的長河流速迅疾,日本友人保田君如今

已與男友定下婚約,身為南非代表沒甚麼好相送只得獻上鴕鳥蛋一顆。 連同昨晚江師傅的婚宴,

我那「早生貴子、瓜瓞綿綿,就好比鴕鳥蛋可以這麼大顆好像很會生一樣」的賀詞跟著連用兩次

盡顯我江郎才盡,唯可在異地聊表喜願祝福仍感十分欣慰。

未婚夫渡邊先生東大畢業,是備受事務所期待的新進律師,甚至還有 youtube 短片專門介紹,

繼鴕鳥蛋之後再度讓我連著兩天有女兒找到好歸宿的 dejavu,意外的驚喜則是保田君情義值滿點的

送我前田敦子新出的寫真書,宅男的心瞬間迎來初春的暖陽。





當然,本可天南地北的敘舊被強迫濃縮時間,正是在提醒自己莫忘此行的主要目的。

快車帶我第一次來到埼玉縣,距開演還有兩小時埼玉體育館外已擠滿人潮,新都心車站外更有

成排男女寒風中拿著紙牌請求他人讓票,穿著上面繡有自己支持成員名字的暴走族特攻服走來走去的

熱情粉絲當然也是不可少的經典畫面。  走進便利商店竟有賣專門報導 AKB 消息的月刊、拐個彎前往

AKB 周邊商品區則有萬頭鑽動的熱鬧場面,用來互相交換喜愛成員照片的露天集會區域的人甚至還要更多

簡直蟻穴了,如日中天的偶像氣勢不同凡響,而我有幸恰逢其盛。










意志疲弱如我當然只有散盡財產亂採買一途,接著終於要進場朝聖了。

隨人龍魚貫進入埼玉 Arena,震懾於場地之遼闊以及場佈之華麗,場地中央斗大的 "AKB" 字樣

光看就要讓人流汗了,我的興奮固然難以言表,我身旁的董哥更展現出驚人的轉變,

平日看似道貌岸然、世間萬事都關他屁事的淡定腳色今天消失無蹤,聲音比平常高八度,能爆的青筋都爆了,

董哥都不董哥了,待會正式開演真不知還會獸化到甚麼程度?  




(趁開演前照幾張)


一陣類似校園鐘聲響起伴隨全場一陣歡呼,由成員口白歡迎眾位看官的演唱會必經流程預示好戲開鑼,

意志疲弱如我當然只有頭腦一片空白只顧傻笑一途,也不知道一切是怎麼開始的總之莫名的演唱會就開始了,

由成員們玩 band 熱鬧開場,然後 20人、50人、100人、200人、250人(後來聽說官方數字是 261人)...

越數越多人傾巢而出一起在舞台上唱唱跳跳,歡樂程度與無窮的正面能量真的只有震撼而已!

滿場 25,000名觀眾熱情高舉螢光棒連成璀璨的光海,仿佛天生就很會的口號人人琅琅上口連要人起頭

都不需要就能完美融入與偶像互動,相形之下我只是業餘玩家,啥都不甚通曉只能固守癡漢屬性不時拿起

望遠鏡一窺真人虛實,然後忙著眨眼收淚、不讓 7 年前看早安演唱會時眼前一片模糊的悲劇重演。

History does repeat itself,尤其是當事人很沒長進的時候,多年來只能不斷的入坑不斷的迷偶像,

但即使會被投以輕視眼光我還是大方承認侃侃而談,該說這就是我的骨氣嗎?   

一首接一首熟悉的歌、不熟悉的歌,熟悉的面孔、演唱人互換洗牌的驚喜,除了偶爾幾個主持串場外大半時間

粉絲都站著舉臂吶喊大甩蝴蝶袖,熊熊燃燒的鬥魂只為傾注多一分精神在這當下,昨晚只睡一小時又何妨呢?

可惜美好的時光總會結束,但比起曲終人散更讓人焦慮的是向來以驚人發表著稱的 AKB 演唱會不曉得今天

又會有甚麼讓人搥心肝的野洨決定? 比一般情況更少的安可曲讓人懷疑多出來的時間是為了要宣布甚麼事情,
 
果然劇場經理人一臉不在乎的從後台出現,不安立刻化為現實,難道我因擔心以後看不到全盛期 AKB 陣容

義無反顧殺來果然是來對了嗎? 結果只是幾個成員更換經紀事務所的消息而已。 

解脫了我想。

我太天真了。

此時 AKB 一姊前田桑無預警的表示「我有話要跟大家說」,

接著是大螢幕裡強顏歡笑卻又止不住淚崩的揪心表情。 

歡騰的會場瞬間一片死寂,穿插著斷斷續續人們因大難臨頭不願面對的痛惜與否定言詞。
 
我知道不妙了。

這一天,AKB48的不動王牌前田敦子宣布畢業。

早有預備可能會有人離開,但我可沒想到第一個會是她哪,說是自己想畢業但也無從查證也不需太care了,

反正這一刻已經很多人心死了。 

雖然講出口之前大概就知道是這檔悲劇,真的講出口那剎那還是不脫五雷轟頂晴天霹靂,

與其說洶湧混沌還不如說是一片空白,下意識只覺得怎麼可以這樣?

痛苦有五個階段,denial、anger、bargaining、depression、acceptance,and I'm in deep denial. 

這一趟來親眼目擊 AKB成軍至今最大的事件之一,該說是幸運還是災厄一時難明,思緒百轉千迴

只知道台上的少女們真是要命的專業,即使哭的梨花帶淚還是要裝嗨把最後的安可嗨歌唱完,

對照台下完全嗨不起來的低迷氣氛只能說矛盾到令人抗拒。

畢竟宅男的心是僅次於玻璃心、世界上第二脆弱的東西哪...

曲終人孤寂。 一曲罷,由敦子最後獨自留在台上謝幕,全場喊她名字的應援之聲不絕於耳,

然後一切復歸死寂只有工作人員冷靜的導引各個區塊的來賓輪流散場,全程井然有序、沒有一絲吵雜。  

國民性使然?  震驚過度致使一片默然?

放眼望去人人低頭敲著手機鍵盤 仿佛早一刻找到人分擔這沉痛的消息就能越早解脫,答案似乎不言可喻。






今晚的我是一具空殼,今晚的我是行屍走肉。

可能食不知味吧,連鎖麵店光麵在我吃來大概就是 3 顆星的普普評價,反而是我發現啤酒變好喝了,

果然是太傷心了嗎?






連住處都還沒著落的我找不到滿意的網咖過夜,遂跟隨董哥的腳步找到台灣人經營的上野之家

聽名字還滿像收容弱勢族群的庇護所,對心靈受創的我來說真是再適合也沒有了。

就在房間裡,我第一次打開了友人送我的前田敦子寫真書。

都還沒機會好好認識妳咧,我卻已經必須開始緬懷了。




Long night, lonely night.  

最初以療癒紓壓為目的訪日,現在我即將滿懷心事返台。

老闆來瓶落健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alman 的頭像
realman

realman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