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 Sat. 2011

印度洋的珍珠模里西斯 (Mauritius) 位於歐洲與印度航路的十字路口,其多變的地貌與湛藍的海水

早在幾百年前就為大航海時代的歐洲水手們所熟知,一百年前大文豪馬克吐溫來此 long vacation

更驚嘆於此地是如此逼近天堂的國度,彩虹島美名不脛而走,近年則在政府大力推廣觀光下早已成了

渡假村和高級飯店匯集的旅遊重鎮,在各個旅遊媒體 "must visit" 的推薦欄位上鮮少缺席。

隨鮮綠色內裝無比明亮的模里西斯航空一路高飛,向下飽覽裊無人煙的肯亞大地,乃至遠方一端疑似

肯亞國土凸出的一角、印度洋的蔚藍、翻滾的雲海浪花,到高度漸降宛若撥雲見日般看到大片

青綠的甘蔗田,我知道我來到了這個傳說中的美麗島嶼。










此時,人生地不熟旅人的好幫手 Couch Surfing 網站,在這個 moment 替我製造了晚上出遊的機會。

按理講我那擺上自己照片、沒用金城武肖像招搖撞騙的 personal profile 加上身為新手沒有任何來自

其他網友的正面評價,丟任何想要跟在地人 hang out 的 request 都不會有人搭理才對,就好比我現在

把履歷丟到 NASA 或 FBI 肯定石沉大海,但就是有這麼一個叫做 Melanie 的大善人願意接待我,

還為了我因簽證問題延遲入境在家苦等我的電話 最後甚至主動打來我旅館關心。 等到終於見到本人更

感覺到 Melanie 女士正如其自我介紹的描述那樣,是個 lively and funny girl,全身滿滿的活力

不禁讓我想到超邱的陳毅萱同學,更是個人脈相當廣的公關經理,從小到大贏過詩詞競賽、歌唱競賽

甚至連抽獎都有中標真是十八般武藝樣樣通,見面禮就是一張她錄製的專輯,作為想帶領外人認識

家鄉美好的地陪超有說服力。

只是不知怎的離開超華麗的飯店後竟是要亂入一個突如其來的 Couch Surfer 聚會,

我的 Mauritius 之旅就這樣以摸不著頭緒作為開端。






首先來到一個當地非常大咖的廣播電台載 Melanie 的朋友「俺 奴 濕 卡」,(由於始終沒有搞清楚

她名字怎麼拼 本文姑且以 "N" 代稱之) 車子到的時候她正好結束廣播 Live Show 的主持工作,

原來似乎是當地名人來著,還是高級飯店的職業駐唱歌手,看來像 Mauritius 這樣的小國人人

校長兼撞鐘,平凡的一面下總有驚人的祕密身分宛如蝙蝠俠。

計程車神秘的朝北開,一路上兩旁黑漆漆都是甘蔗田讓人搞不清自己身在何方,

跟被蒙眼綁在後車廂的電影情節差不多,等頭罩一掀開竟然是緩緩的浪花溫柔打在海灘上的畫面,

難道我得罪了標哥 馬上要變成印度洋的消波塊了嗎?

沒有光害仰頭就是滿天星斗,但四下一片黑暗似乎也提供各種野性行為的天然屏障,

朦朧中但見無數中邪男女正進行我看不懂的活動,有無頭蒼蠅在海邊來回徘徊者,

也有人一直抱著樹幹 (i mean, fuck the tree),看來都是酒精的受害者,

費了一番辛苦後我們也終於在這邊找到相對正常的 Couch Surfer 團體,耳聽似遠似近的款款浪濤,

一邊與 N 聊起 Mauritius 人每天都可以這麼愜意的祕訣,原來不脫「知足」二字。  

我說,知足乃是因為天賜,畢竟有如此美景環繞豈有不樂觀的理由呢?



一場小雨讓大家提前續攤行程,身為極致樂天派的 Mauritius people 想當然爾是跑夜店。

小小的 pub 擠滿全世界的人,密集空間讓 live band 感染力加倍,到了似乎散場的時候索性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直接請現場觀眾當主唱,第一個小紅莓唱的就是典型素人表現,但第二個神秘路人

唱起 Alicia Keys 技驚四座,儼然星光大道踢館魔王,仿佛與店家套好似的為今晚的演出畫下驚奇且

完美的句點。



再去下攤 clubbing 已是力有未逮,回程的計程車也已半夢半醒天昏地暗。

我老了。


創作者介紹

realman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