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2 Wed, 2009

就跟盧廣仲決定每天都要吃早餐一樣 

回國後的我決定要重新發現台灣的美好  不要真的有朝一日有機會

接待外賓不知道要去哪只能極樂台灣。

就連日頭赤炎炎也沒我這般熱情  於是吃完紀伯寧就職感謝豬排餐後

不顧眾人的警告與唱衰 硬是前往深坑。   



為什麼唱衰呢?  因為老爸診所就在深坑  號稱去深坑不下百次的張友銓

堅持那邊沒有搞頭,而聚餐王紀伯寧也以走闖多年的經驗告訴我將會很失望...

不會阿,一下公車就有瑤瑤耶 根本大加分阿,路上還有經過 holiday inn

證明就連國際大廠也看好深坑  只能說是台灣之光。 而對我來說深坑更有

天倫樂的父子回憶  遙想國中時期來此打保齡球加吃豆腐 

但今天沒有保齡球  只能吃豆腐吃到痛風這樣,預測只能逛十分鐘的老街

還真的差不多十分鐘解決,回憶大概只有滿嘴的豆腐跟參考價值媲美財經台報明牌

的手相測驗機了。
 


去橋邊走走  一排長的像違建的房舍依河壁立,無恥的讓我想類比 Edinburgh;

去張爸的診所閒坐  體認張媽擔憂背後的天下父母心。




結論:深坑是台灣的愛丁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alman 的頭像
realman

realman

realm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